杂食性

无题




*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


*就这样吧





我站在人群之外,看着站在人群之中挠着头发一脸傻笑的你。

我并没有上前向你道贺。

我此时的心情前所未有的平静。

这便是结局了么?
我暗自问自己。

我微微侧过头,看着站在自己身旁的春野樱。

也许我知道自己并不喜欢她。
但是,这又如何?

应该这样就可以了吧。
这样就好了吧。
兜兜转转了几年,总该沉淀下来了。

不管是我,还是你。

这些年,我走了不少地方。
看过了不少的风景,也见过了各种各样的人。

有时候我会想,如果当初我没有选择离开木叶,如果当初我们能对彼此坦诚些,能更早的心意相通。这个结局是否会变得完全不一样?

当然这也只是我的设想。
有些事情,错过了也就只能继续错过了。
不可能挽回得了的。





那天,我突然有种很强烈的感觉。

我知道你在呼唤我回去。

没有任何犹豫,我立即转身,马不停蹄的往木叶赶。

我知道的。
我就是知道的。

你正在呼唤我。

这个认知让我整个人都莫名兴奋起来。

一连几天昼夜不歇的赶路,当我疲惫不堪的到达木叶村门口。我第一眼就看到了你。

你似乎早就知道我会在这个时间到达这个地点。
你似乎一直都在等我回来。

我看到你一步步向我走来。
我不自觉直起了身子,褪去脸上疲惫的神色。

你先习惯性的挠了挠脸,而后灿烂地笑着对我说。

欢迎回来,佐助。

那个瞬间我几乎落泪。

于是我突然觉得,我这几年的跋山涉水不断寻找不停奔波,似乎就只是为了这一句话。

仅仅只是这一句话。

我知道自己逃不开了。
我知道你是我人生中永远也无法跨越的劫难。

我这辈子将永远都会被困于木叶,无法再次远行。

是你束缚住了我。
是你。

我已经一无所有了。
我甘心放弃所有的追逐。

我轻哼了一声。
我回来了,吊车尾的。

我看到你很明显的顿了一下,而后眉眼之中的灿亮就越发夺目。






你把我安排在一间远离村子中心的屋子。

幽静。我很喜欢这里。

在我整理行囊时,你一直站在我身后,默不作声地看着我。

我知道你有话要说。

果不其然的,你轻轻地叫出了我的名字。

我转回头看着你。

你说你要结婚了。

你说你不希望让一个这么好的女孩再继续等下去。

你说生活始终要继续的,不是吗?我们也长大了,也该成家立业生儿育女了。那些年发生的事,也早已成为历史。


我们该好好生活了。



这些话也许是你说给我听的,也许是你说给你自己听的。
谁知道呢。

我看着你逐渐成熟起来的面孔,突然感到了人世的变迁与沧桑,感到了生命的脆弱与韧性。

回顾这几年,我走了不少弯路,也尝过了许多苦头。
我想我懂得你真正要表达的东西。
只是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只能淡淡地嗯了一声。

原来不管我们怎样热爱我们的的生活,不管我们怎样努力地去寻回那些年少的痕迹。
终是回不去了。
生命就如此寂静而缓慢地流淌着,然后就此消逝。

我们已不再是孩子。有些事情,即使不愿意,也必须要接受。

之后当春野樱向我告白时,我蓦然间想起了你的话。
所以略一沉吟,便答应了。

也许这么做真的很不负责吧。可是生活早就已经这么千疮百孔不尽人意了不是吗?






你始终在人群中笑着,说着。但突然就向我这边看来。缄口不言。

我们相互对视了一会。
彼此都能读出对方眼神里想要表达的东西。

原来如此吗。不管你的身边有多少人,不管你得到了多少认可。你眼中的这份孤独,都不曾改变啊。

我也是一样的吧。

所以,我想起来了。
在你到木叶大门为我送行的那天。
我其实是想问你的吧。
但是最终却无法说出口。像被人勒紧了脖子,发不出丝毫声音。









鸣人,我其实是想问你的啊。

鸣人,你愿意和我,离开这里吗?






END.

评论(8)

热度(12)